所在位置:中国宣城网»新闻中心»宣城热点»详细内容

余明兰:“儿媳妇走了,我要把这些‘天价药’捐出去”

来源:中国宣城网 编辑: 夏彩云 更新时间: 2018-10-12 09:47

    中国宣城网 9月27日下午,郎溪县凌笪乡侯村村民余明兰从冰箱里抱出一只蓝色盒子,手抖了几次才拉开盒子上的拉链。

    4盒注射用紫衫醇,每盒6000元;3盒甲磺酸阿帕替尼片,每盒1300元。

    余明兰将这些药整整齐齐的码在桌上,右手指尖忍不住地在药盒上扫来扫去。“这些药潘兰是还没来得及用,人就走了。”余明兰说,“药扔了也可惜!我就想把这些药捐出去,帮助其他的癌症患者”。

    这天,是儿媳潘兰病逝的第5五天。屋外,仲秋的阳光照在身上有些许暖意。

    和美家庭 因病致贫

    2013年,潘兰和余明兰儿子小磊恋爱一年后结婚,余明兰说自此她多了个女儿。潘兰管余明兰叫妈,两个个人生活多年,未曾红过一次脸。余明兰给潘兰做饭,潘兰帮余明兰干家务。余明兰过的第一个生日是潘兰操持的,吃的第一口生日蛋糕也是潘兰买的。

    2013年底,潘兰生下儿子帅帅。余明兰看着儿子一家三口和和和美美,觉得生活真是甜啊。

    然而,异变突生。2016年,潘兰被确诊为乳腺癌,且病情已经转移恶化。这个家庭开始了辗转治病之路。

    仅2016年,潘兰就进行了8次化疗。随化疗而来的是高额的医疗费用,这个普通家庭开始节衣缩食为潘兰治病,然而高昂的费用还是让一家人一度陷入绝境。余明兰记得,最少的一次化疗费用为1.1万元,最高地一次花费了2.6万元。全家人四处奔波借钱,很快,能借的亲朋都借过了。第5五次化疗之后,他们实在是拿不出钱来做第6六次化疗了。余明兰急得整夜整夜睡不着,她说,真切地感受到了绝望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了解情况的社会各界善心人士、轻松筹上的爱心网友纷纷为潘兰捐款,一家人绝处逢生,潘兰也得以继续治疗。

    2017年,余明兰家被定为贫困户。由此,潘兰治病可以享受“351180”政策,相关部门还拿出部分扶贫资金为潘兰治病。余明兰说,这让全家看到了希望,有了盼头。

    人走了,药留下了

    尽管全家竭尽所能为潘兰治病,尽管潘兰拼尽全力和病魔抗争,但通往的康复的大门还是在无数声叹息中关上。2018年9月22日,中秋节前两天。26岁的潘兰在郎溪县人民医院不幸因病去世。 一家人想一起过个中秋节的愿望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我妈妈在花睡着了,光一照她就好了!”中秋节当天,潘兰的遗体被送往殡仪馆,她5岁的儿子帅帅指着水晶棺一脸天真的对余明兰说。

    以帅帅的年纪,他理解不了“走了”的概念。直到离开殡仪馆时,帅帅看到最疼爱自己的妈妈没有一起回家,他开始着急地喊着“我妈妈还在呢!”。一路上,他从恐慌到声嘶力竭的挣扎,最终哭累在叔叔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余明兰的悲痛无处宣泄,丈夫和儿子回归到生活挣钱还债,她则要把帅帅照顾好。在整理潘兰遗物时,余明兰看到了这些药物,这些潘兰尚未来得的及用的药。她想起那些为买这些药所经历的困窘,她也记得正是有了扶贫政策和社会各界的帮助,才能买的起这些药。余明兰既明白“屋里条件不好的人一定需要这些药”,也想通过捐出这些药来回报社会。

    余明兰说潘兰是个不轻易向命运低头的人,2016、2017两年里,潘兰有许多次一个人往返于医院和家,在化疗期间拒绝家人的陪护。“她总说自己能行,不能耽误家里人挣钱和照顾帅帅。”余明兰还记得潘兰时常会念叨着等病好了要好好培养帅帅。她也希望能将潘兰的坚强乐观传递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要把这些药捐给需要的人,不过帅帅还小,我没办法送过去,需要的人得要你自己来拿!”余明兰说,希望这些药能尽快治病救人,患者能早日康复。有需要药物的读者,可联系余明兰(电话:15385305786)。(本网记者 瞿佳龙 张蓉 特约记者 刘瑞凡)

宣报421,新媒体矩阵,中国宣城网,宣城网

主办:中共宣城市委、宣城市人民政府      承办:宣城日报社
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中国宣城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

Copyright @ 2008-2020 xuanwww.com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皖网宣备070019号  公安备案号:3418001003

新闻热线:0563-2831037 投稿邮箱:xcrb2831872@163.com 广告联系:0563-2831888

博评网